Q生活网

8便衣警铁锤砸门搜毒扣父女1天控阻差办公

(吉隆坡24日讯)一对父女申诉,一队为数8人,没有穿制服的警员以调查毒品为名,以铁鎚砸破住宅大门和3个房门,硬闯入屋大事搜寻,迫铐了2小时后,还将父女扣返警察局一天,然后再控他们“阻差办公”。这对父女形容,警员的行动犹如恐怖分子,他们如临大敌的对付屋内的3名老幼妇孺,一点都不专业,搜查不出任何足以指

Q生活网2020.08.12

8便衣警铁锤砸门搜毒扣父女1天控阻差办公8便衣警铁锤砸门搜毒扣父女1天控阻差办公8便衣警铁锤砸门搜毒扣父女1天控阻差办公8便衣警铁锤砸门搜毒扣父女1天控阻差办公

(吉隆坡24日讯)一对父女申诉,一队为数8人,没有穿制服的警员以调查毒品为名,以铁鎚砸破住宅大门和3个房门,硬闯入屋大事搜寻,迫铐了2小时后,还将父女扣返警察局一天,然后再控他们“阻差办公”。

这对父女形容,警员的行动犹如恐怖分子,他们如临大敌的对付屋内的3名老幼妇孺,一点都不专业,搜查不出任何足以指控他们涉案的证据后,竟然为他们套上阻差办公的罪名,让他们感到非常不公平。

60岁的廖先生是一名散工兼保健产品直销商,33岁的女儿廖晓慧则是一名歌手。廖先生说,此事是于本月7日下午3时左右,在他们租住的吉拉央向阳公寓单位发生,当时家里仅有他和女儿及9岁的外孙。

“我听到有人敲门,就打开客厅木门,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站在门口,神情很不友善,手上还拿着铁棍等武器。我问他们找谁,他们声称是来自肃毒组的警员,要我开门让他们进屋。我表示不相信,其中一个警员出示了一张警员证。”

1警员出示1张警员证

他不确定警员证的真伪,但脑海内从来没有想过警察会找上自己,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不曾涉及案件,因而马上想到对方可能是假警,因此坚持不肯开门,同时说会拨电999查证。

“我一边喊假警,一边关上木门,然后跑到女儿房间,唤醒正在午睡的女儿和外孙,同时拨打999电话求助。”

他表示,当时外面继续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对方高声呼叫开门,还声称如果不开门,他们就会破门而入。

他说,他分别在3时25分和3时48分拨打999的电话,但一直没有人接听,他女儿当时也向亲友以及在脸书发出求助讯息。

“我知道外面的木门撑不了多久,他们很快就会闯入屋内。”

廖先生指出,为了拖延时间获得援助,他和女儿还把房内的衣橱拉去顶住房门,约20分钟后,屋外的一群人便闯进来,还冲到房门口。

“他们要我们开门,但我们实在很害怕,因为他们的行动实在很粗暴,我们在房内都可以听到他们踢门、翻箱倒柜的声音。”

他说,这时候他反而希望他们真的是警察而非歹徒,因为警察至少不会夺命,相对歹徒还是比较安全。

押返警局扣一晚  验不出吸毒获释

廖先生指出,对峙了15分钟后,房门仍遭对方撞破,就连顶住房门的衣橱也被击破,而冲入房间的警察这时拿出手铐。

“看到手铐,我就确定他们是警察,我乖乖的伸出手,让警察用手铐把我和女儿铐在一起,然后被他们推出客厅盘问。”

要求开电脑告知密码

“我看到整间屋子犹如战场般,物件四散,翻天覆地的被翻找过,一片凌乱,放在客厅的保健品全被开启,散落一地。”

他说,警察把他和女儿推到客厅后,就拷问他是否有吸白粉,是否涉及毒品活动,而他也给予充分合作,在警方要求下打开电脑,告知密码。

他表示,警察曾责问他为何不开门,他解释是因为不确定他们的身份,害怕是假警才会有这样的反应,并强调这是一场误会。

“可是,他们没有接受,我和女儿在客厅被盘问了整个小时之后,便被扣押到警察局,被扣留了一个晚上。”

他称,他们在扣押期间被安排验尿,但验不出吸毒,警方最终将他们释放。

原以为事情告一段落的廖氏父女却没想到,警方后来反控他们阻差办公,让他们感到非常冤枉。

这对父女于本月17日在刑事法典186条文下被控上吉隆坡推事庭,共缴付了5000令吉保释金才获准外出,案件将会在2月26日过堂。

凭一张照片指控涉不法活动?

廖先生表示,他询问警方有何依据怀疑他涉毒,警方声称已经跟蹤他3个月,然后出示一张他站在楼下车旁的照片。

“凭一张照片就指控我涉及不法活动,这种做法极不专业,无法让人信服。”

更让他气愤不平的是,警方竟然把他的女儿当成他的情妇,还说他常载她进进出出。

廖晓慧是一名驻唱歌手,经常由父亲载送,由于工作需要,她的服装打扮也比较出众,不料警方竟然误把她当成是父亲的小三,让她啼笑皆非。

廖晓慧认为,警方以阻差办公反控他们,根本是莫须有的罪名。

她说,扣留期间,她在警员指示下採取尿液样本时,对满地尿骚味吐出一句很骯髒的话而已,警员却以为她骂粗口,她已当场解释。

她指出,当警方闯入房间拉她出来时,她也本能的以手臂阻挡,保护孩子,并重申没有骂警察,也没有爆粗口。

他们已经委任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为代表律师,为他们讨回公道。

女婿拍照录音被令删除

廖先生的女婿林先生表示,他接到求助电话赶至公寓时,发现大门破了一个大洞,一名便衣警员守在外面,完全不允许他们靠近。

“警方扣押岳父和妻姨出来时,我以手机拍摄照片和录音,结果被警方喝令删除,完全不讲人权。”

此外,廖先生的长女说,警方的做法也对年仅9岁的小外甥留下创伤和阴影,以致听到土地的建筑活动时,也会误以为有警察闯入屋。

“外甥整晚无法入睡,他还问警察不是捉坏人的吗?为何却来捉外公和妈妈这些好人,让我感到非常心痛。”

林立迎促革除摆乌龙警官

林立迎促请警方革除涉及警官,因为对方一点都不专业,跟蹤3个月之后,还可以摆如此大的乌龙,殃及无辜的人。

他也促请全国总警长交代,有什幺条文规定警方在办案时,不允许当事人或公众拍摄或录音。

他说,警方在紧急情况下,确实可以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闯入民宅调查,为了避免出现误解,他建议警方在这样的行动中,至少必须有一位制服警察,最好是警官随同。

他将代表当事人向警方施压,以撤销阻差办公的提控。

一起出席记者会者有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苏建祥、士拉央市议员游佳豪、林晋伙及助理赖俊权。

关键字: 警员闯屋搜毒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