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懂猫

写在唐凤上任前:台湾现在最严重的是系统性问题

数位政委,没有比唐凤更适合的人选了,但我希望藉这个各界关注的机会,把过去两年在行政院青年顾问团的领悟也写下来。先自我揭露,我的政治观是小政府主义,与唐凤的持守「安那其主义」在理想政府的目标状态上,以及着重的改善手段上有本质的不同,但无论是哪一种,台湾都还距离太远,不影响我要分享的事情。唐凤入阁,最危

更懂猫2020.06.18

写在唐凤上任前:台湾现在最严重的是系统性问题

数位政委,没有比唐凤更适合的人选了,但我希望藉这个各界关注的机会,把过去两年在行政院青年顾问团的领悟也写下来。

先自我揭露,我的政治观是小政府主义,与唐凤的持守「安那其主义」在理想政府的目标状态上,以及着重的改善手段上有本质的不同,但无论是哪一种,台湾都还距离太远,不影响我要分享的事情。

唐凤入阁,最危险的是各界的救世主期待,正是这种期待消耗了台湾最优秀的政务官和事务官,我担心唐凤也被这样消耗掉。

台湾政府施政现在面临最严重的问题是系统性的问题,过去两年我跟着蔡玉玲政委参加了无数的跨部会协调会议,一下子就发现政府的问题是叠床架屋且无法瘦身,呈现严重的穀仓效应,各部会虽然都有愿意认真做事的事务官,但有时受限于 老旧的法令 和 庞大的官僚体系 ,慢就是慢。

老旧的法令

顺着这两个根本的原因思考下去。老旧的法令这个问题,大家会把矛头指向立法院,怎幺新法修法过得这幺慢?但现况或许大家忽略了,立法委员的数量在减半之后,其实是不足的,所以 很多的立委里长化,做选民服务顾选票都做不完了,更遑论花更多时间在专业的法案审查和研究上。

修法立新法的效应多数是长期才看得出来的,在民主社会中选民期待偏向短期利益的情况下,立委这样的时间分配非常合理,这也是为什幺那些在重大社会事件发生时引起民众关注的法案会火速通过,因为通过这些法案符合民众短期情绪宣洩的期待,符合民意,符合比例原则,而那些没有更多新闻事件持续加持的法案,自然 cue 表就会排到天边了,即使通过了,也不会引起太多关注。

这跟立委的素质无关,纯粹是民主制度的系统性问题 ,不只台湾这样,全世界的民主国家都遭遇一样的问题。

庞大的官僚体系

第二个问题是越来越庞大的政府体系, 团队充分沟通的複杂度是随着人数呈现指数性的成长,2 的 n 次方,每个人可以在每次沟通中决定是否参加,所以有这个数字,所以人多的时候我们必须发展出树状的组织结构来让分工和沟通效率增进。但是当人数膨胀到几十万人的时候,这种架构也会逐渐失效。无解,这也是为什幺我主张 Minarchism, 除了人数减少别无他法,更聪明的流程和工作方式都会被庞大的官僚体系抵销相当程度的效益,而且越来越严重。

台湾社会喜欢说「树大有枯枝,人多有白癡」,所以一些怠惰的公务员会被抓出来当箭靶,好像解决掉这些白癡事情就解决了,在我看来问题是「人多变白癡」,人太多决策能力和执行力就越差, 想想看你们三、五个人连午餐吃什幺都要想半天,就知道人数扩大十万倍时会发生什幺事情 ,「公僕的公僕」是治标,while{ 公僕--; } 才是治本。

你我皆有认真工作的公务员亲戚和朋友,这跟污名化或是剥夺他们的工作权无关,同样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公务员缺乏淘汰和瘦身的制度,官僚体系真的已经太庞大了,网路上常有人骂为什幺好杰出的一个人,进入公务体系就没了?这些人还在,只是他们同样被系统绑死。

是系统是系统是系统

回到为什幺我会担心的救世主心态,因为我担心唐凤一进去,大家过没几个月又开始砲轰:「奇怪,不是智商超高吗?怎幺一点动静都没有?」唐凤要面对的同样是这两个台湾民主社会根深柢固的问题,跟智商无关,跟她认不认真也无关, 是系统是系统是系统,更聪明的数位工具和工作流程可以解决部分问题,让资源被更有效地利用,但不会是大家期待的解决根本性的系统问题。

所以我希望不要再把救世主的心态用在杰出的人身上,在短时间内就质疑怎幺救世主都没有来救我们?台湾的系统性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需要的是时间和得罪人,以现况直白来说就是需要更多的砲灰。

唐凤,撑住啊!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