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懂猫

《廖建超专栏》强袭弹药库,阎王殿前走一回:谢一诚

二二八因缉菸事件在台北天马茶房前爆发后,不久消息传遍全台,其中又以台中地区的反抗,最为激烈,同年三月二日的市民大会会后,台中市民攻佔接收政府机关,组织处理委员会,并攻打教化会馆内的国府军。在以往的文献中可以得知,台中民军的武器来源不外乎接收警察局、学校或公务机关的老旧武器,但一场攻防战役所需要的弹药

更懂猫2020.06.10

《廖建超专栏》强袭弹药库,阎王殿前走一回:谢一诚

二二八因缉菸事件在台北天马茶房前爆发后,不久消息传遍全台,其中又以台中地区的反抗,最为激烈,同年三月二日的市民大会会后,台中市民攻佔接收政府机关,组织处理委员会,并攻打教化会馆内的国府军。在以往的文献中可以得知,台中民军的武器来源不外乎接收警察局、学校或公务机关的老旧武器,但一场攻防战役所需要的弹药数量,绝对不是市区内所接收的武器所能提供,谢一诚的口述证言,为我们解开这一个谜团。

谢一诚原名谢炎山,大正十五年生(1926),台中北屯庄人,战前曾为台籍日本兵,所属单位为日军在台中的一支运输队,这样的经历也为他在二二八中所扮演的角色提供养分。大东亚战争后,台湾经济凋敝,谢一诚迫于生活,往返于台中、九份地区从事买卖,当盟军的军队载着中国军登陆基隆时,他人正好在当地,目睹了中国军队上岸后穿草鞋、揹着锅子和纸伞的样貌,这是曾经在日本军队服役的他所未曾见过的景象,之后阿山兵军纪败坏,偷窃、抢劫、强姦等犯罪层出不穷,更让他对中国军的恶行恶状深恶痛绝。

《廖建超专栏》强袭弹药库,阎王殿前走一回:谢一诚

二二八爆发后,他随即自九份出发,中途换了五次卡车回到台中,因为先前在日军运输队服役的经历,知道台中的军火库所在何处,便和北屯庄内的青年共同到台中大坑山边的弹药库(今日大坑九号登山步道旁)取出武器,并且在没有任何武装下,就将看守弹药库的中国军人缴械。之后搬运出枪械弹药,尤其是手榴弹,一卡车一卡车往市民馆运送,而市民馆正是谢雪红成立的作战本部所在地。

《廖建超专栏》强袭弹药库,阎王殿前走一回:谢一诚

虽然他本人没有参加教化会馆之战,但却由于运送武器的缘故目睹战役经过,干城营区和教化会馆分属绿川的两边,今日的双十路下就是当时的绿川,从埔里来的高砂族(原住民)到台中支援作战,进攻的高砂族民军把手榴弹挂在裤头,匍匐前进钻入南京路下的涵管,到干城营区内丢掷手榴弹;同样另一边的民军则和守在教化会馆内的国府军驳火,也在此时见到女中豪杰谢雪红。

最让谢一诚至今难忘的是当时台中家政、台中女中的学生,听到广播的号召,自动自发到集合地点捏饭糰,而男学生则拉着搬运车将食物分配运送到需要的地点,那几天台中阴雨绵绵,雨水滴落在女学生的头髮上、混着汗水,早已分别不出是汗还是雨,这种无私的精神,让今年已经九十二岁的他未曾忘记,感动至今。

国府军整编廿一师进到台中后,随即针对事件参与者进行逮捕,当年的三月十六日晚上,谢一诚就在自家的菸楼被抓,送到干城营房关押审问。其中让他最惊恐的莫过于各种惨无人道的刑求。除了毒打和辱骂之外,将人架起后以枪托撞击胸部,再施以脚踹、熨斗熨烫身体等酷刑,不仅外伤无法医治,内伤仅能以民间流传的偏方「喝尿治内伤」的自我安慰性医疗。而早他一天被捕的台湾青年在未经司法审判下就被枪毙,他因晚一天被捕而死里逃生。在〈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呈核二二八事变期内由军法讯结暴乱案件审核意见表〉中可知,谢一诚原判死刑褫夺公权终身,后来二二八军事犯改由司法审理后才改判七年有期徒刑,最终被关了三年六个月又十七天。出狱后并不是就此平安顺遂,由于身分证上有「二二八」的注记,除了工作难找,连娶老婆都是困难,还不时受到查户口的骚扰。虽说最后躲过死劫却也在关押中数次和死神擦身,可说是阎王殿前走一回。

在他的记忆中,和他关在同一牢房的二二八参与者有蔡铁城、何銮旗、李汉堂等人,让他印象深刻。例如李汉堂因为不愿意被枪毙而计画趁着走出牢房时解开铁鍊的短暂时间,以手撞击下巴咬舌自尽;何銮旗被押到番仔路埔枪决前,沿途举手比出手势,向两旁的人表示「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士兵开了三枪仍不见他倒下,直到补上第四枪后,再用脚踹,才见何銮旗倒下。

谢一诚的历史视角不同于其他受难者在后来的描述,大多着重于受难经过。在他的眼中二二八的爆发是历史的必然,除了当时的知识菁英受害之外,一般的普罗大众在事件中受害更为严重,但这些出身卑微的艰苦人在历史的涌浪中并没有退缩,反而积极参与保卫家乡的工作,之后的政治肃杀更没有让这些劳苦大众退缩与悲叹,在没有公义的时代中,他们心甘情愿地做了认为对的事情并承担一切后果,这样的抵抗者叙事,是谢一诚的故事,也是许多勇敢台湾人以沸腾的热血和宝贵生命写下的抗暴历史。

《廖建超专栏》强袭弹药库,阎王殿前走一回:谢一诚

 

SaveSave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